搬家記者依賴夜店生存蟑螂

《明星》前資深記者伊芳最後說,伊芳曾記得有個夜店記者最初活力十足、工作盡責,最後卻受不住誘惑。 “她起初做得很好,五年後沉淪了。她跟那些名人巨星混在一起,卻不知誰是誰,因為她吸了毒。她開始漏了重要消息,回到家甚麼都記不起。她後來變了全職妓女,有幾個名人恩客。這是條不歸路。”

吃夜店記者這行飯,並不需要考取記者證:文筆和觀察力是基本功,更重要的是懂得打扮。一名夜店記者表示,“我總是精心打理頭髮和妝容。工作時一定穿裙子和高跟鞋,我總得買很多衣服。”如此開銷全賴每晚300美元起跳的高薪,故事若精彩,薪水可跳到一晚數千美元。

除了抓住明星,夜店記者還要懂得籠絡客人,因為他們很可能隨手拍下名流照片。夜店記者通常手頭準備幾百美元現金,以便隨時買下這些有價值的照片。

這些記者依賴夜店生存,夜店對她們卻又愛又恨。有臥底記者在場收料,令名人賓客難玩得放心,但她們的報導卻對夜店有免費宣傳作用,很多夜店對她們隻眼開隻眼閉。麥考平說,一些夜店拒絕她們進入,“轉過頭卻使眼色招手要我們進來。”

被狗仔隊嚇怕了的明星警惕性甚高,加上保安嚴密,夜店記者是如何和他們搭上話呢? “最好的辦法是裝作夜店推銷員、餐廳老闆,總之要和新聞記者撇清關係,甚至讓明星們覺得你能讓他們免受狗仔隊侵擾。”蘇西·麥考平說,“一旦明星們認為你沒有危險性,就會讓你加入他們。”

相關的文章: